袚咏

山海有盟

贱贱磨皮参考风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覆船人🌸:

噢我的上帝,我居然在画画的时候按下了截图键。相信这个长(chang)得像法国硬面包棍一样的图片能让你学会怎么去制作一个满是草莓和奶油的泡芙。 ​
(两边同步一下吧

码,给傻子的图,崩啦不管啦玩儿去啦👀

对比度实验

在公园闲逛的时候拍的,这天下午天色比较阴沉,没有晚霞,但颜色很美。

素梅灯

禾倌:

        垂缨映着花灯,绮阁笼着珠帘。她抚一盈灯,候在床沿,芊芊玉指凝在灯彩的流转之中。身披霞帔,头戴金簪。玉珠戏青丝,锦幛嫣姣颊。撩起幛面,她望一眼铜镜,伸手触摸自己眉间的纸花钿,玉指烁过额上的嫣红。袖口的绣金牡丹跃在漾漾红纱上,绛帛朦胧了灯彩,金纹攀上了昏色。她重又坐正,扶住那笼灯,幛幔挽落,掩住佳人的桃花殷。
        他瞥见她的那日,初雪恰好敛了。她从后院逃出,只着了一件素衣,不施粉黛,独自跑去赏梅。眼眸间寻不见嫣红迷寐,惟有玉人自具的灵动,是天地间初有的灵动。
        只一眼。他便让丫鬟来上门提亲。那蛾翅黛眉的小丫头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她惶然,父母却是大为欢欣,连连应声。她的婚事就这么定了,只为一框声色俱全的美人戏花图。各路六亲,各道门市便纷至沓来,连声恭维,叹些无谓之言,叹道喜,叹祝福,叹富贵吉言。
        叹的最多的,不过是叹她姿色初颖,还望她交运后莫忘恩负义。
        他是个贵族家世的子弟。她心知肚明。
        如今,她的婚期已到。红轿已起,绛毡已就。缙纱已着,金玉已挽。梅花妆,桃花殷。雕金琢玉的凤冠烁动青丝,描绛纹黛的帘巾流转玉脂。她的手抚过他送的素梅灯,双眸灵动。那沉淀的墨潭之中始终不见秋波暗涌,如若一潭死水,却清明似镜。
        “准备起轿——”
        来了。她起身,到绮秀的拱格边,略往楼下一望。满院人头攒动,从闲暇无事的街坊,到忙碌的工人,人人皆有。那座红轿正往她的小阁漂来,泊过人头涌动的汪洋。
        她回到床沿,抱起那盏素梅。心下是掩不住的欣喜,若涟漪悸动,再荡作狂澜,逐渐波涛壮阔。她心中的某条江河,蓦然苏醒,波澜大作,阔流坦荡。
        来了——
        订婚后,她特地请命父母为她造了这座后院小阁,独立于大院而在。她在这静阁中候了半年,连婢女也隔离在外,为的就只是这一日。
        来——
        她攀紧素梅灯的指节泛白。终于,她举起花灯,十指一张,灯火刹间碎开。扯下幛面,她站起身,穆然而立。火舌握住轻幔,攀过缙纱。那盏他送她的灯彩,如今映遍了整阁,泼洒在花鸟栖身的木屏之上,版印在嫣巧的镂花雕杆之上,镀遍了她面不改色的脂颊玉庞。火光四漫,泊在她的长睫外端,沉淀在那汪清明如镜的墨潭之中。
        她莞尔一笑,一如彼时那初雪幽梅前,那天地始成的灵动。
        自从订婚后,父母便不再许她外出,唯恐她逃婚。她便主动请命,将自己锁于后院,障了他们的双目。只为此刻,自由近在咫尺——只需伸手,便可握住那火洋的纤爪。
        火抚上她的裙摆。她举起双臂。去往彼方,归回天地。
        灯中烨火,本不该困于灯笼之中;雪下素梅,本不该囚于瓷瓶之中;世间自由之人,本不该寐于俗尘之中。
END